绝色黑丝袜美女|偷拍办公室丝袜美女
當前位置:西部之聲>西部網事>西部精神

扎根西部大漠五十多年的“敦煌女兒”樊錦詩

編輯:王亞恒 來源:搜狐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0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作者: 攔上灰塵E網情深

最近很忙,沒有時間更新文章,給大家說聲對不起。雖然是軍事愛好者,但是也不能只有一面,有很多朋友也希望我的其它文章面世。在這次即將回望西北之際,人生也有更多的感悟,做為西北游的序幕,先介紹一位真正的英雄-女漢子樊錦詩。如果心情愉快,說不定也有游記奉上,當然如果有足夠的啟動資金,那就責無旁貸,哈哈!

樊錦詩,敦煌研究院的第三任院長,也是唯一的女院長,杭州人,1938年7月出生于北京。著名敦煌學家、石窟考古專家、文化遺產保護管理專家。1963年9月畢業于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面對北京與上海的選擇,樊錦詩毅然選擇了千里之外的西部小鎮,一來敦煌就再也沒有離開(2015她退休后,擔任敦煌研究院榮譽院長,家就在上海,現在會在敦煌和上海之間奔波)。歷任敦煌文物研究所副所長、敦煌研究院副院長、敦煌研究院院長等職,有“敦煌的女兒”之美譽。主要致力石窟考古、石窟科學保護和管理。

有這樣優美名字的人,一定就不是俗人,樊錦詩出生在北京,成長于上海,上面兩個姐姐,下面兩個弟弟,家道小康,父親是個工程師,畢業于清華大學土木工程專業,曾在北京大學當過兩年講師。父親對藝術的喜愛也感染了她。小時候的樊錦詩不愛說話,最大的快樂就是去參觀博物館或美術館。

1958年,20歲的樊錦詩考進了北京大學歷史系,著名考古學家閻文儒教授的“石窟藝術”課是樊錦詩最喜歡的課程之一。大學里,樊錦詩就特別關注光彩奪目的莫高窟,熱烈地向往著敦煌的神秘寶藏。1962年的一次實習機會,使她得以來到了這個魂牽夢繞的地方。站在莫高窟前,她立刻被深深打動,全然忘記了身外的茫茫的荒漠,忘記了用馬廄改建的簡陋宿舍,忘記了苦澀、令人腹瀉的飲用河水。“一見鐘情”的她鉆進冰涼孤寂的莫高窟,終于有一天,她因營養不良加上過度勞累而出現了全身浮腫,暈倒在洞窟里……

1963年她從北京大學考古專業畢業的時候,服從分配,到最艱苦的地方去,如愿進入了敦煌文物研究所”,雖說對大西北惡劣的自然環境早有心理準備(干燥,濕度經常就是百分之幾到20幾,南方基本都在70~90%,風沙大),但當她真正住進莫高窟旁邊的破廟里之后,才確切地知道了什么叫“反差”:交通很不便利,樊錦詩自述從敦煌城區到莫高窟時,攔不到一輛過路車,研究所只有一部手搖電話。

樊錦詩的第一項工作,就是和其他幾位同事撰寫敦煌第一部考古調查報告。3年后草稿剛剛完成,就受到文革影響,每天都是開會、勞動、大批判,她也曾經想離開,只是“文革”期間不讓調動,經過人生的長期沉淀,才讓她最終將這里做為終生的事業場所。

她的丈夫彭金章,是她大學同學,兩人在大學相戀,畢業后被分到在武漢大學,按照兩人的最初約定,樊錦詩在敦煌待3年,把壁畫、彩塑看個遍,滿足自己的心愿就去武漢成家。可是期限到了,彭金章沒見著人影,就趕往敦煌,但是樊錦詩已經不愿意離開了,1967年,兩人結婚后,一直分居。

1965年兩人合照

1968年年底,他們的第一個孩子降生臨產前3天,樊錦詩還挺著大肚子摘棉花。當時敦煌條件太差,準備到武漢去生。樊錦詩的母親、姐姐準備了很多嬰兒用品,彭金章的母親從老家也帶著紅棗、小米、雞蛋等到了武漢,等著樊錦詩回來。可是,樊錦詩卻因為忙不能離開敦煌。彭金章只好挑著東西反復倒車,等他到了敦煌,孩子已經出生一個星期了,光著屁股什么都沒穿。孩子未滿月,樊錦詩就上班了,孩子沒人帶,只好鎖在宿舍,趁吃飯間隙回去喂點吃的。好幾次跨進屋門,孩子已從床上摔下來,屎尿、鼻涕、眼淚弄得滿手、滿臉、滿身都是,小衣服被扯開了,小手小腳冰涼,嗓子也哭啞了。情急之下,樊錦詩就用繩子把孩子拴在床上,一直拴了7個月,1973年,他們又有了第二個孩子。二兒子出生后彭金章把他托給河北農村的姐姐照顧。一次,樊錦詩去接5歲的兒子時,猛地看見一個黑不溜秋的小孩“傻乎乎”站在門背后。當時,她還沒反應過來便直接進門了。這時,彭金章的大姐說:“你沒見你兒?”于是,樊錦詩便猜到了是剛才旁邊那個黑不溜秋的小孩。大姐笑著問:“你都不認識你兒了?”樊錦詩說自己真的不認識了,孩子也不認識她,把她忘了。在大姐的一再引導下,那個娃娃才勉強地叫了一聲“媽”。樊錦詩的眼淚一下子止不住刷刷地流了下來。

這樣她們一家人就變成了在三或四地生活,敦煌、武漢、上海(樊父母家)、河北(彭老家)。沒有辦法事業可以在各地, 但是教育還是上海好!畢竟經濟落后的地方是很難產生高級知識分子的,而做這些別人不做的傻事的人卻需要用知識武裝頭腦。兩人長期拉鋸,當時彭金章在籌建武漢大學考古專業,有自己的天地,期待樊錦詩來協助。樊錦詩不依,她放不下莫高窟,反問道:你為什么不來敦煌?武漢大學到敦煌要人3次,敦煌以禮相待,也到武漢大學要人3次,結果雙方“不歡而散”。

1977年,樊錦詩開始擔任敦煌文物研究所副所長。自此,一個全新的任務擺在她面前,即如何從一個考古業務人員轉變為一個既懂業務又懂管理的行業能手。這下擔子更重了,為了成全妻子的事業,彭金章最終“投降”了。1986年,由甘肅省委、省政府出面,把已經在武漢大學工作了23年的彭金章調到敦煌研究院。在結婚21年之后,他們一家終于在敦煌團聚了。彭金章到了敦煌后,放棄了自己的商周考古事業,重拾的是跟自己原來完全沒有關系的考古方向,樊錦詩安排由他主持莫高窟北區遺址的發掘工作。由于洞窟積塵都是成百上千年積下來的,發掘完一個洞窟后,彭金章就成了泥人,“眉毛眼睛上都是灰土,口罩一天換幾個都是黑的,咳個痰是黑的……”就是這樣,8年里,他幾乎用篩子篩遍了北區洞窟里的每一寸沙土,彭金章笑言自己“當時就像一個民工頭”!正是這種執著,讓他研究發掘出大批珍貴文物,證實完整的莫高窟石窟寺院是由南北石窟共同構成的,從而使莫高窟有編號記錄的洞窟由492個增加至735個。

158窟涅槃佛

敦煌研究院先后的四位院長,每個人的專業是不一樣的,樊的工作是考古,她潛心于石窟考古研究工作,她運用考古類型學的方法,結合洞窟中的供養人題記,碑銘和敦煌文獻,先后撰寫了《莫高窟北朝洞窟分期》、《莫高窟隋代洞窟分期》、《莫高窟唐代前期洞窟分期》等論文,完成了敦煌莫高窟北朝、隋及唐代前期的分期斷代,揭示了各個時期洞窟發展演變的規律和時代特征。她還與人合作撰寫《莫高窟290窟佛傳內容考釋》,運用圖像學方法,考證了莫高窟290窟窟頂佛傳故事題材和內容,糾正了以往對該壁畫的錯誤定名;她撰寫的《敦煌石窟研究百年回顧與瞻望》,是對20世紀敦煌石窟研究的總結和思考……燦若星河的敦煌藝術讓她如癡如醉。

432窟菩薩像(復制)

1998年,整整60歲的樊錦詩被任命為敦煌研究院院長。上任伊始,她就遇到了一個棘手的難題為發展地方經濟,相關部門計劃將敦煌與某旅游公司捆綁上市。但是她堅決不同意,“硬是把壓力都頂了回去”。現在說起來,樊錦詩還是堅持當時的立場,“文物保護是很復雜的事情,不是誰想做就可以做的,不是我樊錦詩不相讓,你要是做不好,把這份文化遺產毀了怎么辦?全世界再沒有第二個莫高窟了”。她說:“如果莫高窟被破壞了,那我就是歷史的罪人。”一場將敦煌捆綁上市的風波終于平息了。

61窟五臺山(復制)

1979年,敦煌正式對外開放,1984年游客突破10萬人次,1998年突破20萬人次,2006年突破50萬人次,2017年突破900萬人次。但是莫高窟長期處于疲勞狀態,文物保護與開放的矛盾越來越突出,而科學的測算結果表明,合理的游客承載量應該是每天2900多人。即使一天有2000名游客、25人一批,每個洞窟就要接納80批游客,每批游客在洞窟中呆8分鐘,一個洞窟每天的開放時間就是8小時。游客的增多打破了洞窟原來恒定的小氣候環境,試驗監測數據顯示,40個人進入洞窟參觀半小時,洞窟內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升高5倍,空氣相對濕度上升10%,空氣溫度升高4攝氏度。而現在每天都是預約6000張門票,超過的就只能買應急票(隔天1次,一共12000張)。

17窟-藏經洞

樊錦詩積極探索旅游人數大量增加與石窟保護之間矛盾的解決辦法,在技術充分發達的今天搞出了一個比較好的方法,就是數字化敦煌,2006年,敦煌研究院成立了專門從事研發敦煌石窟文物數字化的部門。所謂“數字敦煌”,一是將數字技術引入遺產保護,將洞窟、壁畫、彩塑及與敦煌相關的一切文物加工成高智能數字圖像;二是將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敦煌文獻、研究成果、相關資料,通過數字處理,匯集成電子檔案。樊錦詩說,“莫高窟在一天天變老,100年前人們看到的莫高窟和現在看到的是不一樣的,這個工作也可以說是‘與大自然賽跑’。這不但可以永久地記錄下敦煌,而且通過先進技術打造的游客中心,我們將有可能吸引游客更多地停留在洞外參觀,觀賞效果卻更好。這樣既減少了洞窟的壓力,也達到了保護洞窟、傳承文明的目的。”

現在參觀敦煌,都是在數字展示中心先看2個數字電影,有了充分了解后,再做擺渡車走13公里,到莫高窟,預約票可以看8個庫(旺季),應急票只能看4個庫(還沒有電影看),為什么要搞這么遠,主要是防止各種人類活動對洞窟的干擾,太多現代的東西,比如現代建筑、商店等擠進來,破壞了遺產依存的自然景觀和環境。敦煌莫高窟在這一點上做得非常專業,附屬設施遠離石窟景區。現在的莫高窟崖頂、窟前設立了3個全自動氣象站,對區域環境中的溫度、濕度、風速、日照、降雨量等環境要素連續監測,已經積累了大量的基礎環境數據。而且每個洞里也都有監測系統,洞里面的情況變化都是以數據說話,一旦發現問題,就立刻采取應對措施。

央視記者采訪樊錦詩

她獲得了很多榮譽,筆者就不介紹了。只提一件事,上海滬劇院,歷時整整五年打造了原創大型滬劇《敦煌女兒》,在2018年5月23日晚在上海東方藝術中心試首演,滬劇表演藝術家、中國戲劇梅花獎獲得者茅善玉在劇中扮演了青年、中年、老年不同年齡段的樊錦詩,從25歲演到80歲,向樊老致敬 。

《敦煌女兒》劇照

樊錦詩在劇場

樊錦詩也經常回到上海宣傳介紹莫高窟,世博會時就展覽了10件珍寶,還復制了3個洞窟。2015年底在浦東喜馬拉雅美術館的“敦煌:生靈的歌”展覽將敦煌石窟復制到上海,樊錦詩也做客“上圖講座·大家講壇”,為讀者講解“敦煌莫高窟及其文化價值”。筆者雖然沒有到場聆聽,但是還是到喜馬拉雅美術館觀看了8個復制窟,真是震撼,即感受到古人的執著和偉大,又慨嘆幾代敦煌人的付出和現代科技的力量。

如今的敦煌研究院非常牛逼,將甘肅省境內的麥積山石窟藝術研究所、炳靈寺文物保護研究所(這兩個石窟筆者去過)、北石窟寺文物保護研究所、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西千佛洞文物保護研究所等5個石窟全部打包管理,而且是全國各地壁畫保護的旗艦級單位。筆者去過的正定隆興寺有座摩尼殿集多種藝術于一身。里面的壁畫為明代作品,現存約400平方米,就是敦煌研究院幫助修復的。

最后總結,熱愛工作非常重要,如果能和興趣結合就更好了,樊錦詩就是榜樣。

上一篇:何永清:行走在秦嶺深山里的“獨臂村醫” [2019-05-30]

下一篇:寒門又飛“金鳳凰”(寶雞 吳萬哲) [2019-10-12]

绝色黑丝袜美女 运动是如何赚钱的 pk10北京pk拾全天计划 世界杯投注软件哪个好 11选五投注技巧 百人棋牌炸金花 飞艇7码滚雪球全天计划 AG红利百搭BUG 抢庄牌九玩法 福建11选5走势图 任选基本走势 佳木斯卖鱼赚钱 快三投注技巧视频 辽宁11选5下期计划号 老虎机怎么压会赢 稳赚包六肖三期必出一期127期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图片 水果拉霸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