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黑丝袜美女|偷拍办公室丝袜美女
當前位置:西部之聲>美文美聲>西部美文

不只是西部的安寧——盛世長安

編輯:張藝齡 來源:寶雞通客戶端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23日
字體: 默認 分享到:

  西安不是西安,是長安。西安是西部安寧,長安是國家長治久安。

  歷史沒有假設,如果一個小小的假設成立,現在的中國就不是這個樣子。

  公元1392年5月17日,端午節剛過,南京城里的人剛剛換上單衣,一個正值壯年的“官二代”卻不得不被人換上壽衣,結束自己年僅37歲的生命。

  他叫朱標,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嫡長子,一年以前,最熱的八月份,朱元璋派他去巡撫陜西,順便讓他去考察一下,看能不能把京城遷到西安。朱標巡視歸來后,很快就生病了,在生病期間,他還向朱元璋上書關于籌建都城的事,他說:“舉天下莫關中若也,天下山川惟秦地號為險固”,因此,提議遷都西安。

  朱標病死以后,朱元璋悲痛不已,他再也是提遷都西安的事情了,他還打破一千多年以來皇位傳子不傳孫的慣例,立朱標的兒子朱允炆皇太孫。那以后的事情,誰都沒有料到,在朱允炆被自己的叔叔奪去皇位的同時,中國的政治中心也徹底遷移到了北京。

  有些事情,也許只能怪朱元璋自己。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剛剛即位不久的朱元璋給原本叫上千年的長安改名了,叫西安府,取義安定西北。長安是一個王者之氣很盛的地方,長安南邊的秦嶺被稱為中國的“龍脈”,歷史上有一句話叫“得關中者得天下”。

      西安鐘樓

  朱元璋的后代,也和長安城過不去。洪武十七年(1384年),明政府按照皇家建筑級別,在西安城中心(今西大街廣濟街口)建了一個鐘樓,鐘樓與南北城門正對,在唐長安城的中軸線上,也是五代、宋、元時長安城的中心。198年以后的萬歷十年(1582年),明神宗命人將鐘樓整體往東遷移幾里路,讓其偏離中軸線的“龍脈”。

  朱元璋給長安亂改名字,結果,害死了他最愛的兒子,導致后來害死了孫子和許多子孫,四兒子朱棣干脆連根帶蔓把大明朝遷到了遠離故鄉淮河的元大都。明神宗亂動“龍脈”,結果,在短暫的“萬歷中興”之后,中國大地很快就進入了萬劫不復的時代。當然,這只是因果報應的迷信說法。

  想一想,如果明朝的長安還是漢唐時期那個國家長治久安的都城,如果寬厚、仁德的朱標成為長安城里的皇帝,600多年以前的中國會不會像西漢一樣,再現一回“文景之治”到那漢武盛世?100多年以前的中國還會不會是腐敗無能的滿清政府?

  歷史就是不能假設,歷史就是歷史。長安城里,全都是歷史。

  公元前770年,當西周的平王把都城由鎬京(今西安)東遷到洛邑(今洛陽)以后,凡是放棄長安而向往洛陽的王朝,國家全都走向了衰落,國人的性格也會失去應有的雄魂和勇敢。東漢建立以后,久居南陽的劉秀對長安城沒有感情,從他將洛陽作為國都開始,東漢一朝就失去了西漢的胸懷和霸氣,東漢不但沒有“文景之治”和漢武雄風,也沒有李廣、衛青、成湯那樣的忠勇;隋煬帝楊廣,不在長安城思考如何治理天下,一心向往洛陽和江南的繁華,短短十幾年時間,就毀掉了隋文帝楊堅精心打造的帝國,也讓全國上千萬人因為戰亂和饑荒而推動了性命;女皇武則天,不喜歡秦嶺之南、渭水之邊、咸陽之側的長安,不喜歡關中的“陽氣”,她將洛陽作為東都,遷都洛陽長達四十多年,最終導致唐王朝失去了靈魂、失去了民心。

      盛世長安
  魏晉南北朝時期,長安和整個關中地區,或者被統治者放棄,或者被北方少數民族占領,整個中華文化因此而遭受浩劫,漢人的政權也一次次、一個個在危機中艱難生存。所以,李淵父子從晉陽起兵后,首先要占領長安。取得長安以后,在隋末農民起義和軍閥割據那樣復雜的環境下,李淵很快統一全國,李世民用幾十年時間就奠定了大唐盛世的根基。

  當趙匡胤結束五代十國的混亂,使得中國再次統一時,定都汴梁的北宋和茍安杭州的南宋,都沒有了漢唐的雄風。西漢和唐朝的五百年,時間并不算長,但漢唐卻賦予中國人博大的胸懷和勇敢的精神,那五百年的光榮,遠遠勝過魏晉南北朝、五代十國和兩宋,也遠遠勝過元、明、清。

  西安,和西邊緊挨著的咸陽一樣,充滿了陽剛之氣和高貴不屈的精神,一個人,在長安城里呆得久了,就沒有不敢干的事情。

  西安和咸陽一樣,都是以中華民族的統一和強盛為最高準則的城市,無論是誰,要破壞這個準則,西安這座城市都不答應。

  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清朝的慈禧太后在倉皇之中領著光緒皇帝逃到了陜西,在長安城里住了整整一年。當時的慈禧,依然像在北京城一樣,不問百姓疾苦,不顧國家危亡,整天花天酒地。當時,西安城里憤怒的饑民集體向巡撫衙門上書請愿,勸說巡撫殺掉慈禧,當時,能有這個想法的,大概只有的西安人了。

  1926年春,河南土匪劉鎮華在吳佩孚、張作霖的支持下,糾集10萬人進攻西安,楊虎城、李虎臣率領不足萬人的國民軍,和全城百姓一起堅守西安長達八個月,最后終于迎來勝利,“二虎守長安”成為歷史佳話。1936年冬天的事情就不用說了,坐著飛機在全國飛來飛去指揮內戰的蔣介石第一次到西安,就被楊虎城和張學良抓了:“帶領全國人民一起抗日,否則就別回去了!”

      西安高新區
  新時代的西安是什么?官方說是關中平原城市群的核心城市,是“一帶一路”的核心區、是中國西部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說是“世界歷史名城”,無聊文人說是廢都,更多的人還是認為,西安就是傳說中的長安。

  西安,是漢高祖劉邦,是漢武帝劉徹,是唐高祖李淵,是唐太宗李世民;西安,也是飛將軍李廣,是戰神李靖,是詩仙李白,是民族功臣楊虎城;西安,就是長安,是漢唐的都城,是絲綢之路的起點,更是無數中國人夢想回到的“萬國來賀”的盛世繁榮。

  西安,是秦始皇兵馬俑,是大雁塔和鐘樓,是灞橋的柳和曲江的湖;西安,也是羊肉光泡和肉夾饃,是用大老碗端著吃的扯面,是大聲吼著唱的秦腔。西安,更是西安交大、西北工業大學、四醫大和63所普通高校,是中國的航天城。西安,承載著陜西人最普通的生活元素,也寄托著全體中國人偉大的夢想。

  習近平主席和印度總理莫迪在大雁塔前

  2013年9月,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的重要演講中說:“我的家鄉,中國陜西省,就位于古絲綢之路的起點。站在這里,回顧歷史,我仿佛聽到了山間回蕩的聲聲駝鈴,看到了大漠飄飛的裊裊孤煙。這一切讓我感到十分親切。”從這番話語中,我們可以聽到,他在向往,在新的時期,古老的華夏之邦能以新的形式再現當年絲綢之路的繁華與詩意,古老的西安能夠重新成為世界矚目與向往的漢唐長安。

  中國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早已經向東、向南寧轉移,現代文明也不需要山川險固的王圖霸業之地,因此,西安不可能再次成為一兩千年以前的那個漢唐長安。但是,在新時期,借助“一帶一路”的宏偉藍圖,在全陜西人的共同努力下,西安人只要在低頭“撿煙頭”的同時,抬起頭來,挺直腰板,齊心協力,多干一些實事,多干一些大事,讓西安引領起中國西部的騰飛,那還是完全有可能的。

  中國的西部不只需要安寧,更需要騰飛,這是西安必須要完成的歷史使命。

  西安,不只是誰的西安,也不只是一千多萬市民的西安,它是陜西的長安,是西北的長安,也是中國的長安,是世界矚目的長安。

上一篇:鳳凰飛過的地方——神奇寶雞 [2019-09-19]

下一篇:憶母祭文(寶雞 田紅旗) [2019-09-24]

绝色黑丝袜美女 时时彩对应码大全1=579 时时彩趋势k线网页版 内蒙古快3投注 手机牛牛 彩票龙虎和怎么玩 手机赚钱怎么赚 足球竞赛 时时彩组三组六杀号计划 福利彩票3d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重庆时时彩龙虎手机版 稳赚平特二期开一期规律 十二生肖游戏视频 ag电子漏洞 时时彩两面是什么意思 山西快乐10分技巧 重庆时时彩计划